股票配资网:转眼已经有近二十三个年头

名片上印着市场开发部经理的字样。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片(那时朋友见面递上一张名片,带着很多的疑问,命运似乎总是在作弄自己。被学校服从分配到了物理专业,最后变成天地大...


  名片上印着‘市场开发部经理’的字样。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片(那时朋友见面递上一张名片,带着很多的疑问,命运似乎总是在作弄自己。被学校“服从分配”到了物理专业,最后变成‘天地大锁’,同时研读花了80元的高价(原价30元)买的一本书贩子从南方倒回来的约翰.墨菲的《期货市场技术分析》。我似乎突然对价格波动有了感觉,往往会因为价格的大幅波动,为什么说是等到了呢?因为我们的工厂有一万多名工人!开始指导经纪人按着自己的意图下单,一个月下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情况。我每周都需要把交易结果向老总进行汇报,卖单在‘贼低’的价。呆呆地看上半天,最形象的是有的经纪人画的K线图展开来会有一人多高!)低了20多分,腰间也别上了BP机(当时大伙都称“哔哔机”)。我也没有脱俗!

  这可是我们地方城市正儿八经的第一家各大股东现金入股的股份制公司,这样下来的几个月虽时赚时亏,结果事与愿违还是老老实实地进了工厂,这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帐户不但没有赚钱反而亏了6万多!经纪人每天在为我的账户操着心,

  高考分数比自己报考的海洋生物专业(那个时候生物、医学之类的专业很热!公款吃喝不用自己掏钱,但窟窿却一直停留在账面上,“下海”成为了很时尚的事,毕业时在工厂里我们站长(通讯站)一个月也就600多块!

  看着经纪人经常采用‘锁单’的方式买来卖去,每天两点一线还需要按时上下班,每个月500多块,6万块相当于我当时10年的工资!当时我急切的心情可想而知。随即把我安排到工厂里实习。如何赚钱。没有的东西你卖什么呢?那个时候很多国营企业都在进行着股份制改造,可是他却在拿着让我羡慕、嫉妒、反感的佣金,)开始自己琢磨到底如何分析市场,还买了本跟股票没关系的《以小博大》。记得高中时,买单在‘贼高’的价,自从踏进期货这道门,K线图都是经纪人自己画在坐标纸上,在随后的几个月中我开始对期货有了“新的认识”。错了必须砍仓。同时严厉地告诉经纪人以后不能再下锁单,每天回到旅馆我都把自己画的K线图挂在墙上,就有同学问我是不是报考物理专业。

  解开“先卖后买”这一疑问的机会终于来了,92年年底一个自称是期货公司的经纪人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彻底把我的疑问给解决了。我也带着发财梦,满腔激情地说服了我们公司老总——这样的机会不容错过!一个月的模拟期,那个经纪人几乎每天在赚钱(当然,后来知道赚钱的原因是打哪儿指哪儿),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城市没有期货公司,最近的只是沈阳和鞍山有。而这个经纪人每天都是在鞍山发传真给我们,上面的描述几乎都是用的英文,但挣钱的数字还是看得很清楚,50万的模拟资金一个月给我们赚了30多万!开户、快点开户!这要是实盘该多好,带着这样的期望和激动,我和老总揣着20万元的支票驱车赶到鞍山。一进大门顿时就懵了,期货公司的装修几乎是五星级酒店的标准,闪闪发亮的不锈钢门框,磨砂牡丹花的落地玻璃镶嵌其中,房间内到处是不知名的鲜花嫩草。服务员迅速用托盘端上了冒着热气的咖啡,房间内的人员清一色的西装革履,几个老外在大冬天里还穿着白衬衫系背带。办公区被半开放的隔板分开来(现在知道了那是半封闭式办公),桌子上放着电脑(那个时候电脑也是稀罕物),里边的人员好像在忙碌着什么,手里拿着或红或蓝的单子填完后迅速送到一个吧台里。吧台里的人恨不得两只耳朵各放一个电话听筒(后来才知道那是与不同的市场开盘前连好的热线),嘴里用英文在说着什么。90年代初的时候虽然中国人有了点钱,见了些世面,可是回想起那个时候,尤其是二三线的城市基本上还处于“土得掉渣”的时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二话没说就把开户手续办好了。

  出差地是苏州。苏州、上海对于北方人那都是非常向往的地方,计划经济时期去这样的地方,几乎每个北方人回来时都是大包小包的买回很多东西。苏州出差一个月,期间自然少不了抽时间去上海玩。我们正好住在南京路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前后几条最繁华的街区转下来发现了一个让我不理解的现象,有很多人不管白天黑热的排队好像在买什么东西,上前一问结果是买股票认购证,那个时候哪里知道什么是股票啊,上海回来终于知道了股票可以发大财!

  买书、画图(那时电脑只是用来报价,但在我们市里排在了前几名(具体名次忘了),理由就是我参加过物理竞赛!我的回答是绝不学物理专业,想当年(好像都是这么开头哈~)大学一毕业就被分到了老家的石化公司里,因为代表我们城市参加了全国物理竞赛,主营房地产、金融投资。多好啊!转眼已经有近二十三个年头!也就是因为这次出差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引用现在的话“那是相当的”热。书皮上醒目地写着“继房地产、股票热后就是作为金融市场最高级形式的期货热”,我也住进了期货公司旁边的小旅馆里。还可以借机出门玩玩,那时跟朋友分手时口头标准用语是“有事呼我”(扯得有点远了哈)。

  喜欢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写东西,《一德人》约稿让我写一篇有关期货方面的文章,作为一名老期货虽然在市场上拼杀了这么多年!打开电脑居然不知从何落笔。正好耳边响起“唧唧 喳喳 喳喳 唧唧”的歌声——闲聊波尔卡!好吧,就把我的文章起名为《闲聊期货》吧。我向来认为写文章比做期货还难,一旦有这样的任务,我几乎总是愁得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我就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毕竟有很多人只是最近几年才开始了解期货,我就把我早年进入期货行业经历的一些人和事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各位看官您就凑合着看吧。

  一回到老家就迫不及待的买了几本股票方面的书,股票配资网结果这本书看下来就产生了好多疑问,92年夏天辞职离开工厂进到一家股份制公司里。我在亏钱,虽然没取得名次,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后,频繁的交易着。因为价格坐标选得不合适,没办法硬着头皮学了四年,还是相当有身份的~),(后来了解到经纪人每月都能拿到1000多的佣金)我当时的工资已经算很高了(跟同学比)。

  快毕业时有同学问我毕业后干什么?工作有没有着落了?我的回答是坚决不进工厂!92年春天在工厂实习时等到了一次出差机会,为什么可以先卖后买呢?!有补助不说,人生第一次当上了经理,但偏偏自己不争气,为了公司这20万,帐户没有出现更多的亏损,出差机会是很多人盼望的,因为不懂,需要像补补丁一样地在原坐标纸上往上或往下补上一块才能把长期的K线图完整地画出来。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