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从2018年年报到近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

原标题:今日票房:大盘2.38亿,#银河补习班#3.24亿,#狮子王#6.15亿 #命运之夜天之杯2:迷失之蝶#0.2%,22万,8天累计2777万; 2019年07月20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00点约(329375)场,...


  原标题:今日票房:大盘2.38亿,#银河补习班#3.24亿,#狮子王#6.15亿

  #命运之夜——天之杯2:迷失之蝶#0.2%,22万,8天累计2777万;

  2019年07月20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00点约(329375)场,较今日减少(13335)场。

  银河补习班(108984场),狮子王(63749场),扫毒2:天地对决(53226场),哪吒之魔童降世(19245场),蜘蛛侠:英雄远征(16839场),未来机器城(14804场),游戏人生 零(10141场),怨灵3:看不见的小孩(9691场),爱宠大机密2(5550场),小Q(5311场)。

  上海(13095场),北京(9681场),重庆(9733场),深圳(10508场),广州(9195场),杭州(7425场),苏州(6107场),武汉(5793场),成都(8449场),南京(4824场)。

  “此次当代东方与王力宏携手开启2018世界巡回演唱会,不仅是娱乐生态领跑者与音乐传奇的强强联合,更有世界一流的音乐制作团队,为歌迷呈上精彩绝伦的音乐视听盛宴。”一年半前,当代东方在官网中如此说道。

  7月13日,当代东方终止了与王力宏所属音乐公司Hongsheng Culture Holdings Ltd的合作。公司公告称,“由于受到文化传媒行业整体调整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导致合同无法顺利如期进行”,经双方协商,100场演唱会中当代东方将不再代理剩余的54场。

  同日,当代东方还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4500万-6000万,比上年同期下降140.76%-154.35%。

  而在2018年,当代东方由2017年盈利1.09亿元大幅下滑超过1560%,直接亏损16亿元。在16亿的巨额亏损中,“王力宏演唱会”项目也贡献了一份“力量”。

  公开资料显示,当代东方与王力宏的合作始于2017年9月。彼时公司正是意气风发,《军师联盟》《热血长安》等热门影视剧让当代东方名利双收,2017上半年,当代东方实现营业收入4.04亿元,同比增长67.44%。并开始对综艺、音乐演出、影院等领域进行大范围布局。

  牵手王力宏,自然是锦上添花之事。并且相对于综艺、影视方面的布局,“绑定”王力宏这一明星ip,几乎是其斥资最多的。

  根据当时的协议内容显示,公司预计对演唱会投资6-9亿元人民币(含所有硬体、软体、项目发展及工作人员等费用),其中演唱会制作费用为3.5亿元。合作期为2017年8月—2020年12月31日。

  权益方面,当代东方负责演唱会票务事宜及收益、赞助事宜及收益,以及安保、落地执行等费用。按照合同约定,当代东方将拿走单场演唱会80%的利润。

  事实上,从2016年起,当代东方便成立当代亚美进军音乐领域,随后与燦天文化投资设立当代百盈布局演出业务,其中燦天文化间接投资的盟米文化,旗下拥有孙楠、周晓鸥等知名音乐人。

  斥巨资与王力宏合作演唱会,无疑是为了借助明星IP分食演出市场红利。但即使是巨星加持,演唱会这门生意也没有预想中赚钱。

  根据“每经影视”的报道,因没有按照协议完成演出计划,当代东方向合作方计提了850万元的赔偿款。

  此外,在还没有实现任何营收的情况下,2017年当代东方曾向合作方预付1.7亿元。但2018年王力宏演唱会仅为当代东方带来1.34亿元收入。以此计算,在2017、2018两年当代东方投资王力宏演唱会反而亏了近5000万元。

  早在当代东方布局开始演唱会之时,就有行业人士指出认为此举必将困难重重。一是单人演唱会能为公司带来的收益是有限的,二是公司本身在承办演唱会方面只是个新手。

  而对当代东方而言,投资演唱会,不仅意味着财务亏损,也为公司之后遭遇的一系列风波埋下了伏笔。

  2017年8月30日,当代东方大股东当代文化做了一笔4,320,650股的股权质押借款,质押之后,当代文化质押的股份已经达到了其所持股份的100%。意味着现金流告急。

  而公司当时正处于高速扩张状态中,新业务成本的大幅增长一方面可能导致净利润下降。另一方面也可能会影响其他业务的开展。

  果不其然,在王力宏演唱会正式巡演的2018年,当代东方开始迎来至暗时刻:

  2018年3月,当代东方子公司惹官司被江苏广电索赔2亿元;4月发布2017年年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亿元,同比下降38.2%;8月当代文化持有的400万股股份遭到司法冻结,申请冻结的为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9月再次遇上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10月,公司1折甩卖控股子公司给关联方遭深交所问询; 2019年3月,公司重组生变,终止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2019年6月,因信披违规,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收警示函。

  启信宝显示,截止发稿日,目前当代东方面临的自身风险30条,面临的关联风险253条。包括公司持有股权被司法冻结、分贝被几家银行告上法庭、被上海德篆电子告上法庭等等。

  而从2018年年报到近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当代东方的业绩也是一言难尽。

  对于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滑1560%,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预计下滑154.35%,当代东方给出的原因有:

  资金紧张较大程度影响了公司及各子公司业务的开展、发行影视剧数量大幅度缩减,前期参与投资拍摄的部分影视剧尚未实现回报、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

  2014年5月,当代东方以斥资11亿收购盟将威影视100%股权开始了命运的转折点。

  2015年当代东方的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21倍;归属于股东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00倍,与上一年相比基本实现了彻底的扭亏为盈。

  在近5亿的营收中,83%的收入来自于电影与电视剧的业绩。可见,当初转战影视板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初尝影视甜头,当代东方便开始“膨胀”。从2015年开始,当代东方可谓是四处出击,动作频繁。

  包括现金3235.29万元收购中广院线%的股份、拟以不超过25.5亿元收购永乐影视(后终止)、与摩之玛栖梦共同投资设立公司,开展特色小镇、 6-9亿现金投资王力宏演唱会……

  四处投资收购导致现金流告急,现金流告急导致股东股权质押率走高、导致影视剧项目减少,项目减少影响净利润下跌,净利润大跌影响高管离职、股价走低……如果当初收购完盟将威影视就在电视剧行业稳扎稳打,也许后面就不会出现“一地鸡毛”。

  更为尴尬的是,虽然接下来公司还有《京港爱情故事》《曹操》《大河长流》等影视剧项目,但从系列动作来看,当代东方似乎又在“去影视化”。

  去年7月,公司控股股东厦门当代与山高投资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山高投资拟对公司进行股权投资,不超过29.99%股份,成为当代东方新控股股东。交易如果顺利完成,意味着当代东方控股股东即将易主。

  山东高速投资为国有独资特大型企业集团山东高速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主营业务包括投资、建设高速公路、桥梁、铁路等。若国有资本控股当代东方,很难说公司主营业务会不会发生变更。

  除了现金流告急、股权质押率高达100%等问题,有迹象显示,“当代系”还与P2P平台爱投资之间存在债务关系。7月底,爱投资曾在其官网披露了首批41家企业催债公告,其中涉及当代文化旗下多个公司。

  从一家水泥公司成为文娱巨头再到“伤痕累累”,当代东方“神话”的故事或将走向落幕。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